跳至主內容
大古股份有限公司

梵志登

「弦樂像在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中一樣出色…銅管樂昂然高奏,表現出俄羅斯民族的豪邁奔放。在范氏(梵氏)的推動下,港樂的弦樂水平不亞於世上任何一隊交響樂團,實在是神奇的蛻變。在次樂章,音樂進行的速度極快,各樂手都全情投入,發出緊湊而刺激的音效。」

程瑞雲,《CUP》

「(莫扎特第一交響曲)在梵志登帶領下,港樂的演奏,一開始,先聲奪人,號角齊鳴,輝煌閃爍,令人想起一個蹦蹦跳跳的莫扎特,總愛嬉戲渡日。…(莫扎特第四十交響曲)梵志登的演繹,各樂章中都有感人至深之段落。」

劉國業,《東周刊》
2019年5月

「(馬勒第七交響曲)梵志登與一眾樂手精采絕倫的詮釋,撼動每一位聽眾。…梵志登對馬勒心情,有深刻的解讀,帶出悲歡交纏的樂意。」

劉國業,《星島日報》
2018年12月

「(柴可夫斯基第四交響曲)梵志登的佈局,像說故事一樣,有始有終,這個(第二)樂章實在美得令人『心痛』,也是樂團的另一個水準指標。」

傅瑰琦,《立場新聞》
2018年11月

「男低音Eric Halfvarson:『跟港樂合作的這段日子,我尤其欣賞梵志登的排演技巧。他原本是小提琴家,所以對弦樂手的訓練別有一手。他有自己的一套跟樂師溝通的語言,在他領導下的整個工作過程,最令人津津樂道。』」

Lawrence,《Hi Fi 音響》封面故事
──訪問港樂《諸神的黃昏》三位演出者
2018年4月

「梵志登就像戴上了充滿法力的尼伯龍指環,在指揮台上發揮最大的震懾力,樂手整晚音樂會都充滿力量。」

亞然,《明報》
2018年2月

「(《女武神》,北京國際音樂節)樂隊在梵志登的帶領下,充分展現了他們對瓦格納作品的理解和極好的演奏能力…」

倫兵,《北京青年報》
2017年10月

「(《齊格菲》)樂團在梵志登棒下展現了巨大的活力,理解瓦格納『樂句』的理念,就更能察覺梵志登在處理劇中管弦樂團和歌唱演員平衡的高超。」

魯祝也,《國家大劇院古典音樂頻道雜誌》
2017年3月

「(梵志登)用他站在馬勒『巨人』的肩膀上來彰顯了自己的藝術高度,並在未來不斷地証明這一點。」

許淥洋,《京華時報》
2016年11月

「(布魯赫納第四交響曲)梵志登的音樂,總有源源不絕的動力。... 一向擅於編織起伏音流的梵志登,今次盡展所長,港樂的大音巨像,有過之而無不及。」

劉國業,《東周刊》
2016年6月

「(貝三第四樂章)樂團製造出來的張力和氣勢強悍得令我不禁對梵志登肅然起敬!」

梁錦暉,《音響技術》
2015年12月

「(貝九)梵志登的指揮簡單、清晰而效果顯著,在第四樂章裏他的拍揮顯示了氣勢、浪漫、情操和真誠。」

劉靖之,《大公報》
2015年12月

「(阿殊堅納西與嘉貝蒂) 現任指揮梵志登,已把過去我熟悉的港樂團操練到前所未見的水平…」

黃牧,《黃牧的樂府》
2014年4月

「(港樂中國巡演2014,北京) 在梵志登的調教下,樂團對譜面上的一切記號都勇於表達,同時也能夠維持古典主義風格的良好修養 - 這樣的平衡感原本是歐洲一流樂團的專利,想不到今天的港樂也能夠做到。」

霄漢,《大公報》
2014年4月

「梵志登就是新一代別具性格的音樂人,作風進取,豪邁奔放,能夠駕馭一眾樂師。」

《星島日報》
2014年3月

「(港樂中國巡演2014,北京) 他(van Zweden)的手法十分細膩,很多我們特別熟悉的樂句,被他處理得別致而動人。」

王紀宴,中國樂評人
2014年3月

「(太古音樂大師:梵志登的貝五) 這四個音符,無人不曉,在梵志登氣吞牛斗的號令下,他以堅定快板速度,絕無拖泥帶水,驅動樂手奏出了磅礡的氣勢,僅這四個音符,就營造了崇山峻嶺,往後呈現了無限的壯麗風光,聽眾們太感動了,掌聲比正常的更響亮、更激昂。」

Kelly Chu,《星島日報》
2013年11月

「(港樂)狀態一流…音色絕佳,令我念念不忘…(《羅恩格林》:第一幕前奏曲)一個十分美麗而有點夢幻的A大調和弦,已將我們投入到音樂的旋渦之中,隨後木管紛至沓來,銅管和敲擊推展到前奏曲光輝的段落。梵志登的音色掌握恰到好處」

鄭政恆,《藝PO!》
2013年3月

「(馬勒第一交響曲)一場出色的演出,台上台下都感覺得到…是晚的演奏,可謂氣勢如虹…香港馬勒迷之福。」

李歐梵,《明報》
2013年2月

「在梵志登棒下港樂更上層樓,各聲部之間的糅合更成熟,五組弦樂尤其出色……發出一把像歐洲一級樂團那豐富溫純之聲。」

周光蓁,《亞洲周刊》
2012年10月

「(貝多芬第七交響曲)整隊港樂的演出充滿活力和激情,樂師的技巧完全交出水準,賣力的程度令觀眾大開眼界。這一場音樂會完全顯出梵大師的功架……令人期待港樂今個樂季接踵而來的多場音樂會。」

鄭力勤(大草),《音响技術》
2012年10月

「梵志登的貝多芬第七交響曲可謂充滿動力,教人聽得血脈沸騰。……整體而言梵志登帶起了整個樂團,切合歡慶的昂揚情緒之餘,也展現了指揮的壓場能力。」

鄭政恆,《文匯報》
2012年10月

「荷蘭指揮范瑞韋頓(梵志登)功架大放光芒,把港樂的水平神奇地轉化成歐美一流樂隊,真不愧剛被選為美國二零一二年度最佳指揮…下半場的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可說是港樂的歷來代表作之一…讓在場的觀眾都為港樂高素質的戮力演出引以為傲。」

周光蓁,《亞洲週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