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内容
大古股份有限公司

梵志登

「弦乐像在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中一样出色…铜管乐昂然高奏,表现出俄罗斯民族的豪迈奔放。在范氏(梵氏)的推动下,港乐的弦乐水平不亚於世上任何一队交响乐团,实在是神奇的蜕变。在次乐章,音乐进行的速度极快,各乐手都全情投入,发出紧凑而刺激的音效。」

程瑞云,《CUP》

「(莫扎特第一交响曲)在梵志登带领下,港乐的演奏,一开始,先声夺人,号角齐鸣,辉煌闪烁,令人想起一个蹦蹦跳跳的莫扎特,总爱嬉戏渡日。…(莫扎特第四十交响曲)梵志登的演绎,各乐章中都有感人至深之段落。」

刘国业,《东周刊》
2019年5月

「(马勒第七交响曲)梵志登与一众乐手精采绝伦的诠释,撼动每一位听众。…梵志登对马勒心情,有深刻的解读,带出悲欢交缠的乐意。」

刘国业,《星岛日报》
2018年12月

「(柴可夫斯基第四交响曲)梵志登的布局,像说故事一样,有始有终,这个(第二)乐章实在美得令人『心痛』,也是乐团的另一个水准指标。」

傅瑰琦,《立场新闻》
2018年11月

「男低音Eric Halfvarson:『跟港乐合作的这段日子,我尤其欣赏梵志登的排演技巧。他原本是小提琴家,所以对弦乐手的训练别有一手。他有自己的一套跟乐师沟通的语言,在他领导下的整个工作过程,最令人津津乐道。』」

Lawrence,《Hi Fi 音响》封面故事
――访问港乐《诸神的黄昏》三位演出者
2018年4月

「梵志登就像戴上了充满法力的尼伯龙指环,在指挥台上发挥最大的震慑力,乐手整晚音乐会都充满力量。」

亚然,《明报》
2018年2月

「(《女武神》,北京国际音乐节)乐队在梵志登的带领下,充分展现了他们对瓦格纳作品的理解和极好的演奏能力…」

伦兵,《北京青年报》
2017年10月

「(《齐格菲》)乐团在梵志登棒下展现了巨大的活力,理解瓦格纳『乐句』的理念,就更能察觉梵志登在处理剧中管弦乐团和歌唱演员平衡的高超。」

鲁祝也,《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杂志》
2017年3月

「(梵志登)用他站在马勒『巨人』的肩膀上来彰显了自己的艺术高度,并在未来不断地证明这一点。」

许渌洋,《京华时报》
2016年11月

「(布鲁赫纳第四交响曲)梵志登的音乐,总有源源不绝的动力。... 一向擅於编织起伏音流的梵志登,今次尽展所长,港乐的大音巨像,有过之而无不及。」

刘国业,《东周刊》
2016年6月

「(贝三第四乐章)乐团制造出来的张力和气势强悍得令我不禁对梵志登肃然起敬!」

梁锦晖,《音响技术》
2015年12月

「(贝九)梵志登的指挥简单、清晰而效果显著,在第四乐章里他的拍挥显示了气势、浪漫、情操和真诚。」

刘靖之,《大公报》
2015年12月

「(阿殊坚纳西与嘉贝蒂) 现任指挥梵志登,已把过去我熟悉的港乐团操练到前所未见的水平…」

黄牧,《黄牧的乐府》
2014年4月

「(港乐中国巡演2014,北京) 在梵志登的调教下,乐团对谱面上的一切记号都勇於表达,同时也能够维持古典主义风格的良好修养 - 这样的平衡感原本是欧洲一流乐团的专利,想不到今天的港乐也能够做到。」

霄汉,《大公报》
2014年4月

「梵志登就是新一代别具性格的音乐人,作风进取,豪迈奔放,能够驾驭一众乐师。」

《星岛日报》
2014年3月

「(港乐中国巡演2014,北京) 他(van Zweden)的手法十分细腻,很多我们特别熟悉的乐句,被他处理得别致而动人。」

王纪宴,中国乐评人
2014年3月

「(太古音乐大师:梵志登的贝五) 这四个音符,无人不晓,在梵志登气吞牛斗的号令下,他以坚定快板速度,绝无拖泥带水,驱动乐手奏出了磅礴的气势,仅这四个音符,就营造了崇山峻岭,往后呈现了无限的壮丽风光,听众们太感动了,掌声比正常的更响亮、更激昂。」

Kelly Chu,《星岛日报》
2013年11月

「(港乐)状态一流…音色绝佳,令我念念不忘…(《罗恩格林》:第一幕前奏曲)一个十分美丽而有点梦幻的A大调和弦,已将我们投入到音乐的旋涡之中,随后木管纷至沓来,铜管和敲击推展到前奏曲光辉的段落。梵志登的音色掌握恰到好处」

郑政恒,《艺PO!》
2013年3月

「(马勒第一交响曲)一场出色的演出,台上台下都感觉得到…是晚的演奏,可谓气势如虹…香港马勒迷之福。」

李欧梵,《明报》
2013年2月

「在梵志登棒下港乐更上层楼,各声部之间的糅合更成熟,五组弦乐尤其出色……发出一把像欧洲一级乐团那丰富温纯之声。」

周光蓁,《亚洲周刊》
2012年10月

「(贝多芬第七交响曲)整队港乐的演出充满活力和激情,乐师的技巧完全交出水准,卖力的程度令观众大开眼界。这一场音乐会完全显出梵大师的功架……令人期待港乐今个乐季接踵而来的多场音乐会。」

郑力勤(大草),《音响技术》
2012年10月

「梵志登的贝多芬第七交响曲可谓充满动力,教人听得血脉沸腾。……整体而言梵志登带起了整个乐团,切合欢庆的昂扬情绪之余,也展现了指挥的压场能力。」

郑政恒,《文汇报》
2012年10月

「荷兰指挥范瑞韦顿(梵志登)功架大放光芒,把港乐的水平神奇地转化成欧美一流乐队,真不愧刚被选为美国二零一二年度最佳指挥…下半场的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可说是港乐的历来代表作之一…让在场的观众都为港乐高素质的戮力演出引以为傲。」

周光蓁,《亚洲周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