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內容

特別消息

2020-05-15

鑑於2019冠狀病毒病的最新情況,以及全球跨境商旅安排尚不明朗等因素,香港管弦樂團(港樂)與巡演主辦機構、演出場地和相關伙伴商討後,原定於2020年稍後時間舉行之港樂日韓巡演因而取消。

港樂、音樂總監梵志登、董事局成員及行政人員一向把觀眾、樂師和員工的健康與安全放在首位。我們真切希望港樂的家園和世界各地能積極克服目前的挑戰。港樂及其音樂總監梵志登都非常期待能夠於不久將來為日本和韓國觀眾呈獻美樂。
 
港樂感謝日本和韓國的主辦機構、各表演場地及贊助商的支持。
 
相關音樂會的持票觀眾,請留意有關場地於網站公布的票務安排。
大古股份有限公司

「音樂是一種抽象的藝術」,何解?如果與雕刻、繪畫和建築等有實物製成品的藝術相比,音樂呈現的,只是一份利用旋律 (Melody)、曲式 (Form)、節奏 (Rhythm)、音色 (Colour) 等虛無飄渺抽象意念寫成的樂譜。對欣賞者來說,他們只是聽得見,而並非看得見或摸得到這件作品,難怪音樂一直都被理解為抽象的藝術了。

 

有時作曲家為了令聽眾更容易明白樂曲內容和創作意念,他們會選擇利用一些較為簡單的寫作手法,「主題及變奏曲」(Theme and Variations) 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種作曲手法不但簡單直接,不少演奏家更把它們視作超凡技巧的表演媒介。顧名思義,「主題及變奏曲」便是以一個較易流行的旋律作主導,再對它進行不同手法的加工處理:時而加入大量的其他音符;時而改變節奏;時而轉換和聲和伴奏方法等,總之就是以林林總總的創作意念,令聽眾「耳」不暇接;既能讓演奏家盡顯所長,一曲既終,換來台下熱烈的鼓掌及喝彩聲,又何樂而不為呢!

 

在眾多管弦樂曲裡,利用「主題及變奏」手法寫成的作品為數不少;但「打正旗號」,用這個名稱作為樂曲標題卻也並不多,經典作品更少之又少;十九世紀英國作曲家艾爾加 (E. Elgar) 的《謎語變奏曲》(Variations on an Original Theme Enigma) 絕對是其中的表表者。艾爾加是復興近代英國樂壇的重要人物,他於1857年出生,是英國自十七世紀的浦賽爾 (Henry Purcell) 辭世後近二百年來首位在英國土生土長的著名作曲家。他的作品在十九世紀末已廣受國際樂壇注目,更啟發了一連串年輕音樂家的思維,最終令英國樂壇重拾失去多年的光采。

 

曲如其名,艾爾加創作這首樂曲確實為樂壇留下了兩大謎團。

 

謎團一:

艾爾加在首演音樂會的場刊上提到這樂曲其實內含一個重要的「主旋律」;然而,這個旋律卻從來沒有真正出現在樂曲裡。人們開始不斷猜測這個「主旋律」究竟是何方神聖,有音樂學者甚至認為艾爾加的所謂「主旋律」可能只不過是一個標題故事或哲學思想,並非單純的音符旋律。艾爾加後來慨嘆為什麼人們竟認不出這個人所共知的「主旋律」時,人們可就更瘋狂了。他們把莫扎特、蕭邦、華格納等人的作品都套上;最後甚至把《友誼萬歲》 和國歌《天祐我王》等都押上了,還是找不到答案。艾爾加把這秘密的答案告訴了三位好友,但可惜他們至死也沒有把這個「謎底」向公眾透露。在這樣混亂的情況下,艾爾加的一位朋友指出,以艾爾加嗜好開玩笑的性格,他可能只是開了大家一個歷史的大玩笑,真正的「主旋律」根本就不曾存在呢!

 

謎團二:
原來艾爾加曾提到樂曲的十四段變奏分別描繪了他的十四位好友,但他並沒有揭示這十四人的真面目。這項困擾大眾數十年的謎團由艾爾加踏入老年後才為大家解開—直至多年後他敵不過人們的窮追猛打,才出版一段詳細的解說,以滿足大眾的好奇心。 

文:李國麒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