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內容

特別消息

2020-05-15

鑑於2019冠狀病毒病的最新情況,以及全球跨境商旅安排尚不明朗等因素,香港管弦樂團(港樂)與巡演主辦機構、演出場地和相關伙伴商討後,原定於2020年稍後時間舉行之港樂日韓巡演因而取消。

港樂、音樂總監梵志登、董事局成員及行政人員一向把觀眾、樂師和員工的健康與安全放在首位。我們真切希望港樂的家園和世界各地能積極克服目前的挑戰。港樂及其音樂總監梵志登都非常期待能夠於不久將來為日本和韓國觀眾呈獻美樂。
 
港樂感謝日本和韓國的主辦機構、各表演場地及贊助商的支持。
 
相關音樂會的持票觀眾,請留意有關場地於網站公布的票務安排。
大古股份有限公司

音樂專題 : 旋律以外

音樂元素除了旋律以外,還有哪些東西呢?節奏、和聲、音色也是重要的元素。好好運用他們就能把當中的意念和情感清楚地表達出來。這種做法在電影配樂界尤其重要。 

 

大家如果看過電影《職業特工隊》 (Mission Impossible) 的話,必定會認得片頭中那段節奏強勁的主題配樂。想親身體驗一下節奏的魅力,大家更可聆聽一下爵士樂的演奏,爵士樂〔特別是搖擺樂 (Swing)〕裡那種經常以切分音(Syncopation) 構成的節奏保證令人不期然地隨著那強勁音樂而搖擺起來。

 

相反,如果樂曲要表現神秘或懸疑等靜態氣氛,和聲就是一項非常有效的元素。簡單來說,和聲可說成是不協和音(Dissonance) 和協和音(Consonance) 之間相互對比的一個過程。不協和音能喚起人們緊張的情緒,協和音則能舒緩不協和音所帶來的不適感。無論是古典音樂或電影配樂的作曲家,都會充分利用這兩個矛盾的元素,讓聽眾感到被拉扯的效果。

 

最後要談到音色了。一隊管弦樂團由弦樂 (String)、木管 (Woodwind)、銅管 (Brass) 及敲擊 (Percussion) 等四個聲部組成,涉及數十種樂器,作曲家透過不同的樂器的音色呈現不同情感。在樂團的四個聲部裡,以木管樂器的音色最為多元化,好比是畫家手上的調色板一樣。木管樂能擁有如此多音色效果的原因,主要是成員各有不同的發聲系統。通過這些不同的發聲方法,木管樂器在自身不同的音域裡都會出現不同的音色效果,和其他樂器合奏起來便更多姿多彩。一般來說,作曲家表達深情的旋律時,最常見的選擇便是弦樂組大合奏;輕快幽默的樂段則採用木管組不同的樂器組合;莊嚴雄偉時,大多便是銅管組大顯威風的一刻;至於敲擊組,由於樂器種類繁多,能製造的效果更可說是潛能無限。現代作曲家(特別是從事電影配樂)為了擴闊創作樂曲時的音色選擇,他們除採用正常的管弦樂器外,還會向其他如中東、中國、印度、南美等地取經。這些地區的民間樂器的音色洋溢著異國風情,所以能輕易營造不同人物、性格、時間、空間、歷史背景等。其中一個例子便是《福爾摩斯傳》,處於19世紀英國的福爾摩斯當時到工人階層聚集的地方查案。那裏夾雜着不同種族,其中一個是游牧民族吉卜賽人,再加上他天馬行空的性格,用這個來自絲路、連結起來東西文化的樂器去表現這個偵探故事不但增添異國風情,更加添一份神秘感。這件聲音像中國揚琴的樂器,絲路各個國家甚至俄羅斯也有類似的樂器,只不過名字不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