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内容

特别消息

2020-05-15

鉴於2019冠状病毒病的最新情况,以及全球跨境商旅安排尚不明朗等因素,香港管弦乐团(港乐)与巡演主办机构、演出场地和相关伙伴商讨后,原定於2020年稍后时间举行之港乐日韩巡演因而取消。

港乐、音乐总监梵志登、董事局成员及行政人员一向把观众、乐师和员工的健康与安全放在首位。我们真切希望港乐的家园和世界各地能积极克服目前的挑战。港乐及其音乐总监梵志登都非常期待能够於不久将来为日本和韩国观众呈献美乐。
 
港乐感谢日本和韩国的主办机构、各表演场地及赞助商的支持。
 
相关音乐会的持票观众,请留意有关场地於网站公布的票务安排。
大古股份有限公司

作曲家对彼此的影响能跨越国界和时间,你知道为什么吗?

让我们先由波兰作曲及钢琴家萧邦出发。他是第一位主要为钢琴创作的音乐家,笔下作品赋予了钢琴全新的声音与技巧。虽然他很少作公开演奏(加起来少於40场!),但他的精湛琴艺和作品带来的影响却远远跨越了空间和时间限制。

 

1829年,萧邦於维也纳的钢琴独奏会非常成功。 19岁的他回到华沙,马上动笔创作更大型的作品以准备未来的巡回演出。两年间,萧邦完成两首钢琴协奏曲,并深得华沙听众喜爱;后来他离开波兰的家,在当时欧洲另一音乐之都巴黎定居下来。有趣的是,这两首作品的出版次序对调了,我们将在音乐会听到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其实原是萧邦的第一首。

 

虽然钢琴以敲击原理发声,萧邦却突破局限让旋律如歌若诗,例如他的夜曲(Nocturne);他同时亦擅长创作具波兰舞曲特色的钢琴小品。於19世纪,很多欧洲国家相继独立,常见以民族音乐、舞蹈和故事为创作元素,融入高雅艺术以提升国民身份认同。萧邦以这些题材表达波兰的特性,并将之巧妙地融入钢琴作品——尤其见於他的马祖卡(Mazurka)和波兰舞曲(Polonaise)。

 

到了19世纪后半我们可清楚看到萧邦深远的影响力。为令其他乐器演奏家和爱好者更容易欣赏他的音乐,不同的编制和改编变得普及,更渐渐扩展至其他欧洲国家。一共有1500位音乐家曾改编他的作品,当中包括李斯特、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和格拉祖诺夫。

 

俄罗斯作曲家如格拉祖诺夫,喜爱将萧邦的钢琴改编为色彩丰富的管弦乐作品。他的《萧邦组曲》以萧邦四首钢琴作品配器而成——波兰舞曲、夜曲、马祖卡和塔朗泰拉。首演由林姆斯基・高沙可夫指挥;15年后,俄罗斯编舞家佛金(Michel Fokine)委约格拉祖诺夫为其芭蕾配上音乐,格拉祖诺夫为组曲加上一首圆舞曲,便成了后来著名的芭蕾舞剧《仙女们》(Les Sylphides)的音乐。

 

格拉祖诺夫的另一著名之作是1904年完成的小提琴协奏曲,他将作品献给小提琴家奥尔(Leopold Auer)。让我们在五月的两个不同的音乐会一起欣赏两位作曲家——萧邦和格拉祖诺夫的音乐吧。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