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内容

特别消息

2020-05-15

鉴於2019冠状病毒病的最新情况,以及全球跨境商旅安排尚不明朗等因素,香港管弦乐团(港乐)与巡演主办机构、演出场地和相关伙伴商讨后,原定於2020年稍后时间举行之港乐日韩巡演因而取消。

港乐、音乐总监梵志登、董事局成员及行政人员一向把观众、乐师和员工的健康与安全放在首位。我们真切希望港乐的家园和世界各地能积极克服目前的挑战。港乐及其音乐总监梵志登都非常期待能够於不久将来为日本和韩国观众呈献美乐。
 
港乐感谢日本和韩国的主办机构、各表演场地及赞助商的支持。
 
相关音乐会的持票观众,请留意有关场地於网站公布的票务安排。
大古股份有限公司

美国是现今世界经济和军事的「一哥」,但因她立国的日子只有二百多年,所以绝对称不上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国家。为了弥补这个先天缺陷,美国早在 19 世纪便开始大量输入欧洲文化,无论是艺术家、文学家或音乐家都来者不拒。除此以外,美国富商亦运用他们雄厚的资金大手购入欧洲名家的艺术作品,用以摆放在他们新落成的博物馆里。乐坛方面,1842 年纽约管弦乐协会 (纽约爱乐的前身) 的成立更是美国推动音乐文化的最佳例证,加上后来相继成立的波士顿交响乐团(1881)、芝加哥交响乐团 (1891)、费城乐团 (1900) 及克里夫兰乐团 (1918) 等被称作「五大」的乐团对欧洲的音乐人材和指挥进行高薪挖角,大量音乐家涌入美国,包括著名作曲家德伏扎克 (Dvořák) 和马勒 (Mahler)。

 

尽管 20 世纪初美国文化、艺术及音乐事业靠外国进口推动得有声有色,但她始终都希望能出产一批自己土生土长的文化人,能和欧洲较一日之长短。乐坛方面,伯恩斯坦 (Bernstein) 的出现便为这个新兴国家带来了曙光。伯恩斯坦 1918 年出生於麻省,父亲是一名商人,身上流著犹太人的血统。伯恩斯坦自幼展现出极高的音乐天份,对钢琴更情有独钟。中学毕业后他进入哈佛大学修读音乐,在校期间因缘际会遇到了指挥大师米特罗普洛斯 (D. Mitropoulos),并对指挥产生了兴趣。虽然伯恩斯坦并未得到大师的亲自教导,但大师对他却影响深远,令他最终决定以指挥作为终身职业。在哈佛大学里,伯恩斯坦遇到影响他一生的另一位音乐人—著名作曲家柯普兰 (Copland)。他启发了伯恩斯坦的创作方向和风格,伯恩斯坦更曾说过只有柯普兰才是他真正的作曲老师。

 

离开哈佛后,伯恩斯坦转到寇蒂斯音乐学院继续学业,在这里他追随以出名严厉的莱纳 (F. Reiner) 学习指挥,并视他为自己的终生良师。毕业后伯恩斯坦幸运地成为纽约爱乐的助理指挥,并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由他临时补上华尔特 (B. Walter) 因感冒而未能出席之演出。结果伯恩斯坦一夜成名,美国则终於找到了一位土生土长,在本土受教育的「美国之子」。伯恩斯坦事业自此一帆风顺,1957 年他成为期待已久的纽约爱乐音乐总监,同时亦经常指挥国内外不同乐团。除指挥外,伯恩斯坦亦参与教导年青人音乐欣赏的工作,带领他的乐团录制一辑 53 集的电视节目;更不时亲自亮相电视演出,成为美国家传户晓的人物。

 

除指挥外,伯恩斯坦最为世人熟悉的身份,还有就是作曲家。伯恩斯坦早在成为指挥家的时候己开始音乐创作,一直积极寻找机会在他指挥的音乐会里演奏自己的作品。伯恩斯坦的写作风格糅合了多种不同的音乐特色如浪漫派、爵士乐、音乐剧及各种流行音乐的创作风格等。他写作的旋律亦容易上口,受到万千乐迷的爱戴;这些特色都可以在他的代表作《梦断城西》里一一找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