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曆


「歌曲大王」- 舒伯特

正如喜愛藝術的朋友希望到訪巴黎羅浮宮、網球球迷渴望到溫布頓球場觀賞球賽一樣;古典音樂發燒友大都希望能到有「音樂之都」之稱的維也納 (Vienna) 一遊。這個位處歐洲心臟地帶的城市曾是十九世紀的文化首都,不少大作曲家都以這裡為家;最著名的包括「交響樂之父」海頓 (J. Haydn)、「音樂神童」莫扎特 (W.A. Mozart)、「樂聖」貝多芬 (L. van Beethoven)、「歌曲大王」舒伯特 (F. Schubert)、「圓舞曲大王」約翰•史特勞斯 (J. Strauss)、布拉姆斯 (J. Brahms)和馬勒 (G. Mahler)等。如果想真正領略維也納的音樂文化,我們可以到「維也納歌劇院」觀看一流的歌劇和欣賞維也納管弦樂團的精采演出、又或者參加一場「史特勞斯」式舞會,大跳圓舞曲 (Waltz) 或波爾卡舞曲 (Polka) 。至於想對偉大作曲家憑弔一番的朋友,則可以參觀他們的故居 (反正貝多芬一生不停在搬家,足跡遍佈維也納)。除此以外,還有一個到歐洲作文化之旅的必備項目大家不妨一試-便是到中央墓園朝聖。維也納中央墓地是不少著名音樂家如貝多芬、舒伯特、布拉姆斯和莫扎特 (只屬紀念碑)等天之驕子的最後安息地。

在眾多長眠黃土下的音樂名人中,以死後有幸能葬在貝多芬身旁的舒伯特生前名氣最弱。這倆人曾經同時在這個城市生活了接近三十年,但卻一直不相往來,貝多芬直至晚年才在朋友的推介下接觸到舒伯特的手稿。他對舒伯特的作品十分讚賞,並預言他將是影響未來樂壇發展的人物;可惜在貝多芬逝世後翌年舒伯特也相繼過世,享年只有三十一歲。我們很難想像如果舒伯特(又或是莫扎特)沒有英年早逝,樂壇的發展將會變成怎樣;這或許也是天妒英才,讓他們內心的火焰過早熄滅也說不定。

舒伯特自小嗓音美妙,因而能入讀以訓練宮廷歌手為主的學校。長大後舒伯特一度希望繼承父業成為一名校長,但嚮往浪漫生活的他卻很快便厭倦了刻板的學校生活;二十歲那年便離開家庭,追尋自己的夢想。在隨後的日子裡,舒伯特居無定所,到處在朋友家中寄居;也並沒有固定的職業,靠友人接濟,過著「嬉皮士」式生活。他唯一最有興趣,也做得最多的工作便是作曲,特別是和友人共渡時用以娛樂的歌曲,也就是我們的「藝術歌曲」(Lieder))。可能便是這樣自由自在的緣故,舒伯特思潮澎湃,落筆極快,一天晚上能夠完成五、六首歌曲。別人問他究竟怎樣創作,他只答道:「我在完成一首歌曲後,便開始第二首,寫作對我來說便是這樣簡單!」。如果舒伯特活在今天,恐怕早已成為一位腰纏萬貫的流行曲作家呢。可惜在他活著的年代裡,人們只把這些歌曲用作茶餘飯後的小插曲,認為它們沒有什麼藝術價值,也沒有多少出版商願意出版這些利潤低,甚至可能會虧本的作品。因此舒伯特的知名度始終只局限於他身邊的一群支持者。

舒伯特的產量極為豐富,除超過六百首「藝術歌曲」外,也寫作了九首「交響曲」(Symphony)(包括著名的《未完成交響曲》和《C大調第九交響曲》)、十五首「弦樂四重奏」(String Quartet)、七套「彌撒曲」(Mass)、二十五首「鋼琴奏鳴曲」(Piano Sonata) 和不少其他小型室樂作品。舒伯特身處「古典」和「浪漫」兩大風格的轉捩點,他的「交響曲」遵循既有的曲式 (Form) 和器樂法 (Orchestration),反映了「古典時期」的風格;但他的「藝術歌曲」和鋼琴音樂卻充份表現了他的「浪漫」特質,旋律優美動人,自然流暢,就像「浪漫派」詩人的作品一樣打進觀眾的心窩。難怪「浪漫派」代表人物李斯特 (F. Liszt) 也稱舒伯特為「史上最具詩人特質的音樂家」。

文︰李國麒